何金银伸出一只手,然后握住了他的拳头。

之后,这散打教练张平,便感觉自己的手,像是被一只铁钳给紧紧的夹住了一样。

他想动,但…动不了分毫!

"你……"张平想要出口,骂一下脏话。

然而,马上,他就发现了一个问题。

那就是何金银握住他拳头的手,突然开始加大力量。

瞬间,他感觉自己的拳头仿佛要碎了一般。

再看何金银,轻飘飘的站在那里。仿佛一个没事人一样。

你都看不出,他在用力。

这一刻的张平,心里是震撼的。

他没想到,面前这个看着像个小白脸一样的软饭男,居然是一个武学上面的高手。

自己……居然连一点都撼动不了。

何金银此时,握着他的拳头,随意笑道:"我都说了啊,你肾阴虚。这打人的拳头,都没多大力气。"

"对对对……"张平也是一个色厉内荏的人,遇到了比他厉害的人,瞬间就怂了!

刚才的嚣张,瞬间消失。

"回去好好补补吧。"何金银此时。倒也不想多得罪楚荨。

看在他是楚荨朋友的面子上,何金银松开了手,没有废掉他!

当然,这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看在张平认怂的份上。

要是再嚣张,何金银不介意稍微再用点力,把他这只手给直接废掉!

松开了张平的手以后,张平的头直接低了下去,没脸再见楚荨了。

楚荨暗地里白了她一眼,用唇语,说了两个字---'废物'!

张平瞬间,恨不得现在发生9级地震。然后,他想沿着地震后的缝隙,钻那地缝里去了。

另外一边,何金银已经坐了下来。

这个时候,几人聊起了天。

"对啦,陈江。你在航空公司工作,跟着出飞机,去过了很多国家吧?能不能给我们聊一些趣事呢?"此时,楚荨主动朝陈江问道。

陈江听了这话,大家的目光,都朝他注视过来。

他整理了一下领子,接着干咳一声,装逼十足道:"说起趣事,最近,我们航空公司,还真有一件!"

"啊,什么事?"大家都好奇,朝他问道。

陈江道:"今天,就今天,我听我们的同事说。航班E38231原先的机长突发脑溢血昏迷,飞机差点出事!"

"什么?"听到这话,几个人听得提心吊胆。

不过,大家今天,好像并没有听到这种新闻啊。

要知道,如果江南市哪一架飞机失事,这种大新闻,肯定会在整个江南市传开。

但现在,并没有。

"不过啊,好在,这个时候,有一位牛人乘客。他主动站出来,去那飞机舱操作,将那飞机安全开回来了!"陈江此时,又继续说道。

而这话一出,大家都惊呆了。